爱是亘古不灭的灯塔。


绝对、绝对不能再让美国人喝酒。



面色酡红的美国人显然没有把亚瑟的唠叨听进去。如果他再迟一点,也许这个青年人就要被哪里来的成熟女人拐走了也说不定。亚瑟气呼呼地解下他的领带,心里想的还是那个短头发的女人用细细白白的手指头抚摸阿尔弗雷德握住酒杯的手的样子。



他用力摇了摇醉醺醺的阿尔弗雷德:“喂,起来了。先把外套脱了再睡。”



阿尔弗雷德抓住了亚瑟的手臂,轻轻一拉就让他摔在了床上。他侧过身,紧紧地怀抱住他。



身上遍布水果酒甜甜的味道。发热的身体使它变得更明显。亚瑟明显脸红了,因为刚刚的挣扎,阿尔弗雷德的衬衫向上卷起一大截,锻炼有素的腹肌露出来,紧贴着他。他的双手抱...

【USUK】Secret Negotiations

Secret negotiations
秘密商谈

bgm

summary:阿尔弗雷德想要和亚瑟周游世界。



“我们……逃走吧。”



亚瑟轻轻咳了一声,用纸巾擦了擦唇角。阿尔弗雷德到了室内也不肯摘下他那顶印着美国队长图案的贝雷帽。笨重的黑框眼镜压在他的鼻梁上,年轻的美国人轻微点了一下头,像在确认自己说的话。



“你说清楚一点,逃什么。”亚瑟捏着搅咖啡的银勺,圆框的金丝眼镜上落下一小绺金发,像是有意为之,贴在额角上——他还是不太喜欢梳背头,“你找我就是要和我说这个?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找你吗?”



阿尔弗雷德有些懊恼,但是他终于摘下了帽子。双手合十,又握在一起放在交叉的双腿上...

超级英雄和白领2

超级英雄和白领2



某种毫无来由的烦躁侵占了他的心。阿尔弗雷德用手背抹了一下沾在脸上的血迹,雨水滴在细小的创口上带来一阵绵密的刺痛。但这一切都因为他的到来而显得无关紧要了——亚瑟,本应该早早躲回办公室的亚瑟·柯克兰来到了天台。湿漉漉的衬衫贴在身上,雨水顺着训练有素的肌肉线条向下蜿蜒。他皱着眉,神色阴沉,大步向他走来。纯黑的西裤贴在腿上。



阿尔弗雷德闭上了眼,金色的发丝垂落在额头一侧,雨水顺势淌过了眼角。他以为迎接他的将会是一顿毫不留情的狠揍。柯克兰前辈有力的双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他规范的英式口音甚至因为过快的语速而变得有些含糊不清。



“该死的,你受伤了?...

超级英雄和白领1

初见他时好像是多么久远的事情,在遥远的泰姆河,他的身影苍劲有力地矗立在鎏金般的细长光影旁边。我看着他飘起又落下的桀骜不驯的金发,一种难言的隐痛慢慢地从心底里滋生出来。
也许在未发生前,一切便已注定。



当他握住我的手指时,我才发现他的手掌那么粗糙,骨节分明,透露出一种长期阅书执笔的苍白与文雅。他的金发齐整地梳成了三七分,却因为慌乱和匆忙显得稍稍有些凌乱。几缕发丝垂下来,卷卷地落在眉间,贴在眼部向上的位置。



纵然是这样的失态,他临危不乱的样子还是优雅得过分。也难怪莉笛娅能生出那样一双苍郁的眼眸和哀伤的情态。他把自己洁白的手绢从胸前的口袋抽出,冰凉的丝绸贴在我沾满血污的额头上。...

【米英】ride(3)

ride
半国设
超大国和一个刻薄的英国人的恋爱故事。

【chapter.2】

“嗨——?感觉清醒一点了吗?”

事实上,一点也没有。美/国想,这糟糕透了。二十三日的早晨,他半裸着身体,头痛欲裂,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待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垃圾桶里还有几个用过了的安/全/套。他警惕地盯着眼前挂着一脸温和的笑容的陌生男人。西里尔摆了摆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昨天你喝醉了,半夜躺在大街上,是唐先生发现了你。”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他发现让他头痛欲裂的东西是那台老式的留声机,一副明显被一丝不苟地保养过的样子,放着《他们说地狱并不可怕》。低沉嘶吼的男声和宣泄恶感一般的吉他声揉合到一起,恍若恶魔的...

【米英】ride(2)


ride
超大国和一个刻薄的英国人的恋爱故事。
【chapter.1】



他无疑是个失败者,在涉及英/国的任何事上。在酒吧等待第三瓶酒的同时,美/国的大脑异常清醒。对人而言死亡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矮小的远东岛国甚至十分认真地去对待国民的自/杀,设下了一系列的条条框框。



酒吧内的气息暧昧而朦胧,像是雨神的湿吻。暗色的灯光下,纤尘毕现。反复压低声音播放的是一首摇滚乐曲《if i was your vampire》。圆木桌上的清浅的纹路如同温润的琼浆玉液缓缓流淌。



英国就是在这里消失的。他什么也没有携带,甚至是钱包,只穿了一件纯棉的衬衫。



“用它杀了我,美...

【米英】red wine kiss

文章整理

red wine kiss

黑桃米英


“在想什么,我亲爱的阿多尼斯?”



亚瑟微微一个愣神,便对上了阿尔弗雷德蔚蓝色的眼。朦胧的月色像是淡薄的雾气,敷在了阿尔弗雷德陛下的瞳眸上。他轻笑着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握着高脚杯的手触碰到了亚瑟的无名指。



王后陛下糟糕的酒品举国尽知,即便是举办宫廷聚会也随时随地有人督责提醒,导致一贯嗜酒的亚瑟整场宴会过去一半,仍旧滴酒未沾。



亚瑟勾住了阿尔弗雷德伸过来的手指。年轻的大帝握住年长者的手,弯下腰,有模有样地做了一个吻手礼。他微笑起来时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隐隐约约的烟火勾勒出年轻有为的国王殿下俊朗的脸。亚瑟有些脸...

【米英】wov


——————————


“你为什么要救我?”



当亚瑟提出这个疑问时他们正在穿越荒无人烟的第三条街道。Al粗笨的步伐踩到地上,再次弄断了一根枯枝。清晰可辨的声响不由得让亚瑟警惕起来。虽说眼前这个停车场已经废弃了很多年,但仅存的人类狙击手还是可能躲藏在里面蓄势待发,如果被他发现——对人类而言,子弹只有一次机会被射进脑子。


Al慢慢地停了下来,僵硬的身躯使他动作缓慢得不正常。他的蓝眼睛像是矢车菊的花瓣一样迷茫地在眼眶里堆积,脸色苍白得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他的泛紫的嘴唇艰难地颤抖地蠕动着,哆哆嗦嗦硬呼出了一个单词


“s…safe.”


“很好。”亚瑟小声嘟哝,摇了摇头没有再开口。Al的...

【文章整理】

>爱是一场大病。诗人痊愈了,普通人病死在没有恋人的清晨。

目录

waiting:waiting【国设/结婚/R】

短篇

in the flickering light【双明星】

On the Phone

并且,永远

could it be【国设】

幻听【虐/异色】

red wine kiss(黑桃)

小段子

WOV【丧尸米×人类英】

Shall We Dance?

【菊耀的段子】

常异色

未完

Ride【国×人/温室效应】:楔子

Come to You【黑桃】:

海的女儿【商贾米×人鱼英】:

【持续更新中...

【米英】in the flickering light

in the flickering light


——在迷离的灯光下,我与你的相拥。


从什么时候起,潜滋暗长了这样的情感。


丑恶的,危险的,不合常理的,暧昧情愫。



————————
亚瑟染上了肺炎。


阿尔弗雷德不记得他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了。似乎亚瑟就该永远踱步在建有红邮筒和绵绵细雨的伦敦街道,被久久不曾散去的大雾笼罩。这是工业革命的恶果,也是他永远对人疏远的态度带来的第一印象。他还应该撑一把伞,穿上笔挺的西装,在柔软的一豆灯光下凝望,等待。


可他忘了亚瑟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英国了,他所日思夜想的故土。纽约城灯红酒绿的夜晚早已成为了一种创口,狰狞地遍布心口。


阿尔弗雷德再次将宽大...

1 / 2

© 鹿苾 | Powered by LOFTER